理论纵横

关于对增强国际意识的几点认识(四)

2011年03月18日 浏览量: 评论() 来源: 编辑: 团中央国际联络部 李青

上面说了这么多与青年和青年工作有关的国际问题,或者说国际现象,这些现象为什么会发生?有哪些因素在背后发挥作用?这就是我今天要谈的第二个问题:这些现象背后的本质是什么?

  这里就需要大家借用国际政治的理论工具。国际政治理论是对国际政治核心要素及其相互关系的高度抽象,也是大家透过现象看到本质可以借助的有利武器。关于当代国际关系理论的基本流派及其主要观点,上次郑凯同志已经给大家进行了比较系统的先容,我就不再多说了。这里,我只从国际关系理论的几对核心要素出发,谈谈我对上述几个问题的看法。

  第一对概念是“权力”和“利益”。这一对概念是国际政治永恒的话题,也是现实主义国际政治理论着力强调的核心概念。无政府状态下,对权力和利益的追求构成了国际关系行为体特别是国家行为体的主要行为动机,也成为世界无法安宁的根源。

  这一对概念也是大家认识和把握国际问题的重要依据。无论是国际青年运动中几大组织的分化改组、对抗合作,还是各国以青年交流实施外交战略,以青年运动达到战略目标,大家在背后都能看到国家利益的影子。各国在青年交流舞台上的角逐,既是实力的展示和体现,也是为了争取更多的权力和利益。从这一角度出发,“青年运动”或曰青年对国际政治的参与具有了很强的工具性。只要主权国家仍是当代国际社会最重要的行为体,各国对权力和利益的争夺就永不会消失,从而影响乃至决定青年参与国际政治的方式、途径和结果。

  第二对概念是“机制”与“合作”。这是理想主义、自由主义国际关系理论强调的核心概念。认为国际体系虽然是无政府状态的,但冲突是可以抑制的,国际社会成员可以创造条件,达成合作,其重要途径就是建立规范和机制。从威尔逊倡导建立的国际联盟到罗斯福策划建立的联合国,再到当代种类繁多的国际法和国际条约,以及全球性和区域性国际组织,无不体现了国际社会力图通过建立规范和机制来实现集体安全的努力。这些机制正逐渐成为国际社会新的行为体,并对国际政治的发展产生影响。

  从青年对国际政治的参与进程中大家也能看到这一对概念的所发挥的作用。首先,青年是推动建立国际机制、开展国际合作的重要力量。以世界和平运动为例,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到上世纪90年代,世界和平运动共出现了四次高潮,每次都离不开青年的推动和参与。世界民主青年联盟建立在第一次和平运动高涨的大背景下;美国高校青年学生是以反对越南战争为核心的第三次和平运动的核心力量,这场声势浩大的反战运动对推动巴黎停战协定的签订发挥了不容忽视的作用。其次,国际机制的安排为青年的成长与发展提供了保障。以联合国为主推动的世界青年事务的发展就是典型例证。第三,国际机制成为青年参与国际政治的有效途径。许多官方、半官方或非官方的国作合作机制都非常重视青年的参与,或在国家合作框架内建立青年交流机制,或举办各类青年交流活动,以增进青年对区域或全球合作的认同,促进青年对合作进程的参与。(联合国、欧盟、亚太经合组织、亚欧会议等)这也是目前国际青年交流的重要内容。

  第三对概念是“观念”与“认同”。这是建构主义国际关系理论的核心概念。建构主义把传统国际政治理论对国家间关系的研究重新进行了“建构”,认为国际社会的无政府状态是观念的体现,不是不可更改的客观事实。主体间的实践活动形成了共有观念,共有观念形成了学问,学问决定了行为体的身份、利益和行为。观念、学问、认同对国家利益界定和国际关系发展具有重要作用。建构主义代表人物温特曾经举出这样的例子:假如英国具有核力量,朝鲜也具有核力量,但对于美国来说,感到有威胁的必然是朝鲜而不是英国。这是因为英美之间已经通过构筑共同“观念”达成了“认同”。

  建构主义的提出一方面对国际关系理论的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另一方面也使得国际关系理论对国际关系现实的阐释更为全面。青年国际交流的实践就很能说明这一问题。各国政府主导开展大规模青年交流的重要目的,就在于让双方的青少年能够在年轻的时候,就能通过交流增进对对方国家的认同,培养共有观念,从而为国家关系的发展奠定基础。我上面已经举到过二战后法德大规模青年交流的例子。而目前中日两国政府致力推动双方青少年密切交流的可以说也具有相同的考虑,虽然目前看来这项工作前景光明而道路曲折。

  但与此同时,在开展国际交流,特别是青年对外交流时,大家也要警惕一些国家以自由、平等、民主、公平、正义等等一些所谓的普世价值观对大家进行的渗透,特别是在“全球公民社会”、“全球治理”等的语境下,更值得大家有所警惕和防范。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